菜鳥自提點香港地址

  高仿健康碼可自定義地區、城市、姓名,綠碼、黃碼、橙碼、紅碼隨意設置,多地健康碼、復工碼、通行碼風格均可顯示……國內疫情防控形勢趨於嚴峻之時,一款“單機版”的“健康碼演示”APP近日被網友曝光,公安部門介入調查後該軟件隨即下架,相關涉嫌違法人員已被採取刑事強制措施。

  網上突現造假健康碼

  近期,國內疫情防控形勢複雜嚴峻,部分地區出現社區傳播和多代傳播。有網友在新浪微博上爆料稱,某應用軟件商店中存在一款名為“健康碼演示”的軟件,能夠自定義顯示多地健康碼。

  該軟件的圖標是心形裏面有一個綠色加號。這款軟件的詳細信息顯示,其能夠模擬各地區的健康碼、復工碼、通行碼的不同顯示風格。功能上,該APP可展示綠碼、黃碼、橙碼、紅碼狀態,並可自定義顯示地區、城市、姓名等數據,還支持兩組數據切換顯示。

  根據網上流傳的截圖,該APP最近一次更新於2020年12月26日,下載次數“超過1000次”。該APP開發者名為“Morrowind Xie”,開發者聯繫信息中顯示其地址位於浙江省杭州市上城區嶽王路的某公司。

  “健康碼演示”APP被曝光後引發網友普遍質疑,大家擔心如果該軟件被濫用,虛假的健康碼將擾亂疫情防控大局,甚至有網友認為這已經“涉嫌危害公共安全”。

  記者從杭州市公安局獲悉,接到羣眾報警後,公安機關已第一時間介入調查此事。“派出所民警根據顯示地址上門,發現並不存在叫這個名字的公司。”杭州市公安局上城區分局相關負責人説。

  造假者已被採取刑事強制措施

  杭州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揮部13日深夜發佈通告稱,“健康碼演示” APP研發者已被警方採取刑事強制措施。

  這份寥寥200餘字的通告顯示,杭州警方近日查處兩起涉疫網絡違法案件,其中一起涉及的41歲男子解某某於2020年4月、5月擅自研發“健康碼演示”APP並上傳至應用市場,嚴重擾亂社會秩序。

  據辦案民警介紹,警方通過線索核查,鎖定了位於西湖區轄區的解某某便是“健康碼演示”APP的開發人員。“根據初步調查,解某某在學習安卓軟件開發,發現健康碼比較熱門,就進行了嘗試。”杭州市公安局西湖區分局刑偵大隊副大隊長倪維幼説,網登的公司名純屬虛構。

  記者採訪獲悉,“健康碼演示”APP的出爐,更像是“家庭實驗室”中推出的“單機版”產品,而解某某對於技術的執着在軟件的多次更新上可見一斑。“健康碼演示”APP只能安裝到安卓手機上,後端並不聯網,也不與防疫機構的數據相聯通。解某某在國外代碼網站上傳了“健康碼演示”APP的源代碼,並稱出於備份目的將軟件上傳境外某應用軟件商店。

  截至目前,國外代碼網站上的“健康碼演示”APP源代碼已刪除,掛載在境外某應用軟件商店上的APK安裝包(安卓應用程序包)已經下架。警方已對下載該軟件的用户進行了初步的篩查,未發現用綠碼代替紅碼過關等異常情況,大部分人下載都是“圖方便”。一位辦案民警告訴記者,解某某在該案中並不存在盈利行為。

  目前,解某某因涉嫌尋釁滋事罪,被依法採取刑事強制措施,案件正在進一步偵辦。

  技術研究務必走正道

  “健康碼”是疫情期間的“特殊產物”,一般分為綠色、黃色和紅色三種顏色,代表三種不同的疫情風險程度,成為藉助大數據抗疫的“安全碼”。

  浙江大學光華法學院互聯網法律研究中心主任高豔東表示,這種濫用技術行為有嚴重的社會危害性,無論出於哪種考慮推出“健康碼演示”APP都不可避免破壞“健康碼”的正常識別和認定功能,擾亂疫情防控既有秩序。互聯網的放大效應,進一步增加了其在人羣中的危害性。在當前形勢下,尤其為境外疫情的輸入提供了工具,對公共安全構成一定威脅。

  “對技術的追求是程序員圈內一種很好的文化,但在疫情防控這類涉及公共安全的問題上容不得‘抖機靈'。”程序員出身的每日互動股份有限公司創始人方毅説,“健康碼”是一個信用體系,藉助信用織就一道防護疫情的保護網,“健康碼演示”APP的行為比較惡劣,是在拿社會治理開玩笑。

  在此案中,解某某將APP上傳至境外某應用軟件商店的行為,對新形勢下的涉眾軟件監管提出了挑戰。高豔東介紹,各國對於互聯網平台監管出台的法律規定並不相同,“避風港原則”和“紅旗原則”都存在。該案的警示意義在於,除平台責任外,面對當前惡意軟件氾濫的現狀,我國應加強對該領域的治理和監管,對於涉及公共利益、社會安全的涉眾型軟件可建立審查許可機制。

  專家和業內人士提醒,公共安全人人有責,網絡技術應造福、助力這項工作,絕不能成為負面力量。

來源:新華網
[責任編輯:餘敏]

< 分享到 設置
+ - 正文字號